当前位置: 首页 > 缩阴 > 冰湖上的小木屋中国故事-奔

冰湖上的小木屋中国故事-奔


/ 2015-03-28

湖上奇寒且多风。边防团刘告诉我,湖上最冷时温度跨越零下四十摄氏度,执勤用的温度计都能冻裂。

团带领告诉我,封冻期依托小板屋上湖执勤,无效提高部队冰湖和管控能力,是边境执勤的一个创造。

“前四代小板屋根基能够冰湖的最低心理需求,但最大的问题是执勤官兵心理压力大。”王彬回忆说,前几年新兵上湖执勤,夜里听见湖水拍击冰面发出闷雷似的声音,严重得睡不着觉,常不由得问:班长,“龙口”会不会在咱这疙瘩开啊?班长常常宽厚地笑着,好生劝慰:没事儿,咱专选“龙口”不来的地儿!再说,不是还有平安办法吗?本来,为了平安也为了减轻执勤尖兵心理压力,上级机关特地在小板屋下安装了四个大铁桶,以备意外时加强浮力。

汽车沿着标示官兵巡查线的一排红旗行驶约十分钟,一条蟒龙似的冰带绵亘面前。“这就是渔民说的‘龙口’,是冰湖在潮汐和湖水本身包含热能感化下开裂的口儿,也是冰湖‘喘息’的处所。”我听着引见仓猝下车,不意在溜滑的冰面上打了个趔趄。经老边防指导,我不抬脚蹭着冰面前往,屏息旁观汽车沿两排红松树干制造的渡板,慢慢驶过纵横交错的“龙口”。听说,渡板用的树木须选新松,因其弹性好、不易折。伫立“龙口”举目瞭望,只见时而隆起、时而跌荡放诞的冰上长龙,斜刺里伸向湖天相接处,奥秘中又隐约透着几分凶恶。我谈及四年前在边防团看到巡查车车尾掉入“龙口”的照片,团带领说,那次是万幸。1996年冬,湖上刮“炮”,密山市白鱼湾镇一辆渔政车不慎扎进“龙口”,车上四人仅一人侥幸生还。

越过“龙口”前行二十分钟,在离岸约九公里处,一座矗立在冰湖上的白色小屋出此刻面前。屋顶飘荡着国旗,一位入迷彩作训大衣的尖兵持枪肃立一侧。小屋正上方,“听党批示、能打胜仗、作风优秀”十二个鲜红大字,在冰雪世界中熠熠闪光,使人感遭到强军方针的无远弗届和特殊力。界湖执勤官兵有句口头禅:上岸代表戎行,下湖代表祖国。走进哨所用明亮湖冰砌成的院门,凝睇冰雪“干打垒”细心组合的中国地图上“祖国在我心中”几个夺目大字,庄重崇高豪情不自禁。

汽车辗着冰雪驶出当壁镇,奔东南穿过边防艇队营区,一马平川的兴凯湖便豁然出此刻面前。当你还在感慨冰湖的广袤无垠时,车轮曾经辗过斑驳的白雪和暗绿色的冰面,向湖心轻快地驶去。面前倏忽闪过夏季兴凯湖大海般壮阔的万顷波澜,我的心不由跟着飞转的车轮而慢慢揪紧起来。

时令阃值“春打六九头”,遥远的南国早已春意盎然,但地处北纬四十五度线的边陲仍然冰封雪裹,丝毫感触感染不到春的气味。车窗外闪过白雪掩映的农场——昔时军垦兵士芳华祭的遗产,它以特殊的沧桑感昭告:密山与甲士是有缘的。五十七年前的春天,将军率领十万改行官兵连续开赴北大荒屯垦戍边,首战便直取密山。光阴荏苒,今天,仍是阿谁疆场,仍是那支步队,新一代戍边人曾经肩负起新的。

(二)

立春后的第三天,我取道省密山市,到兴凯湖上慰问边防哨所执勤官兵。

(一)

迎候在小屋门口的是籍五连副连长王彬和四名兵士。从寒彻骨髓的冰湖走进暖意融融的小屋,登时有一种抵家的感受。小屋长约六米、宽近四米、高逾三米,为可拆卸拼装保温板房。屋内放置三张铁制上下床,隔邻小间用于做饭和烧取火锅炉。经询,王彬曾经持续六个冬天上湖执勤。他指着墙上的电视、政工网和桌上的无线德律风、军用,不由喜上眉梢:“这曾经是第五代小板屋了!与第一代小板屋比,前提不知好了几多倍!”

兴凯湖原为中国内湖,系六千五百多万年前火山喷发地壳沦陷构成的机关湖。兴凯为满语,意为水往低处流。后来,兴凯湖变成界湖。湖中盛产专吃鱼虾而味道鲜美的大白鱼,学名翘嘴红鲌。本地人说,清中期嘉庆和珅历数其,侵吞偷吃来自兴凯湖的贡品大白鱼就是一桩。这一轶闻虽无从覆按,从中却可见大白鱼宝贵之一斑。这些年,跟着大白鱼价钱疯涨导致边民几次越境捕捞,由此激发的涉外事务已成为边境管控和管理中的凸起问题。加之偶尔也有醉酒或者误闯国境,于是,每到冬季,边防部队官兵都要在东起龙王庙、西至当壁镇七十公里长的界湖冰面,依托小板屋巡查执勤一百天,迄今已了九年。

2011年3月,极善察风向、观水流的俄军尖兵也走了眼,的“龙口”出其不料莅临,俄军用客车外壳改建的驻勤板房俄然坠湖,几乎危及尖兵生命。这一不测事务催生了边防团第五代小板屋。其最大立异点,就是将板房全体置于两个并列浮筒之上,使升级版小板屋成为永不沉没的值勤平台。曾给官兵带来庞大心理压力的水击冰面声,从此变成了动弦的曲。

说起近几年与俄罗斯边防军联袂上湖执勤,还有一段饶有兴味的故事呢!

七年前,在持续两年冬季上湖执勤之后,为促进两国边防部队互信和更无效遏制越境捕捞事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